公子思荷

一心向暖,无畏严寒。

【井巍】家国天下终抵不过你

Part.5


🍊没得逻辑,没得历史依据,看个热闹就好



沈巍甚至没有过多逗留,事情一处理完就立马坐上了回去的飞机。回去之后,沈巍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直奔了美高美。


“请问你们老板在吗?”


接待的人还是莉莉,“哟,这不是沈教授吗?今儿井先生没跟着一块儿来吗?”


“我找你们老板罗浮生,他到底在不在?”沈巍皱了皱眉,他不想过多纠缠。


“好了莉莉,放过沈教授吧。”罗浮生的出现打破了尴尬。“一会儿送一壶龙井到我屋里来。”


“沈教授找我有什么事请吧。”说完就带路上楼了。


“井然这几年到底过得怎么样?”罗浮生刚关上房门沈巍就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这些你不应该去问本人吗?”罗浮生指了指沙发,“沈教授坐。”


“他从来都是瞒着,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连这次的事情都没有告诉我,他或许从未拿我做过他的搭档。”


“那沈巍你又何尝不是也这么想呢?你们俩都瞒着对方不是吗?”


莉莉敲了敲门,“二当家的,茶好了。”


“送进来吧。”


莉莉把茶放在桌子上就出去了。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罗浮生给沈巍倒了杯茶,问道。


“如果搭档的缘分散了,我想做他的影子。”


“沈巍,其实这几年他过得一点都不好,被人排挤,好不容易熬到现在,你也回来了,但是他不敢说出事实,也不敢告诉你对你的情谊。”


“他就是这样,自以为推开我是为了我好,一次次推开,我以为我可以让他毫无保留,是我高估了自己,谢谢你浮生,我回学校了,还有正事没办呢。”沈巍拿起公文包就走了。


井然能有沈巍的陪伴真好,罗浮生想。


 


“校长事情办妥了,最晚后日实验器材便能送到。临时有事提前归来,校长莫怪。”沈巍一副官腔。


“无妨无妨,再给你一天休整,回家看看吧。”校长摆摆手让他出去了。


 


沈巍坐着黄包车回了沈家,“少爷回来了。”管家跟他打了招呼,沈巍笑笑算是回应,“父亲在家吗?”管家告诉他在书房,沈巍便直接进去了。


“您找我?”沈巍推开门进去问道。


“不找你就不能回来陪我吃顿饭?小巍,我是你父亲。”


“我知道了。”


“楼上的房间每天有专人打扫,你刚回来去休息休息吧。”


 


沈家的餐桌上一直是安静的,一来沈巍性格如此,二来更是他们父子二人也没什么好说的。若不是校长提到,恐怕沈巍也不会回来。


晚饭过后,沈父让沈巍陪他去后院坐坐。


“当年小夜的事,是我不对,我没尽好一个父亲应尽的责任。”沈父顿了顿,“但就算让我重新选择,我还是会送他去东江,我跟你母亲的感情真的很深。”


“您不用向我解释这些,现在也没必要说这些了。”


“小巍,叫你回来是有事找你的。”


沈巍在等着他的下文。


“来新政府做事吧,你是生物领域的人才,研究一些生化武器应该是手到擒来的。”


“呵,研究这些对付自己的国人?我的父亲果然不同凡响。您若没有别的事,我先走了,道不同不相为谋。”


果然这孩子还是这样纯良,把他放进狼窝,他又如何保护自己。


 


过了两天井然才从香港回来,处理完了所有事情,晚上才踏进了美高美的门。


“井先生可是好久没来了呢。”门口的小姐卖弄着腰肢。


“老规矩,帮我送到楼上。”井然的声音冷冷的,好像比之前要冷的多。


“这不是井先生嘛,二当家还念叨您呢。”


“他找我?等他闲了让他去包间找吧。”井然看着被灌酒的罗浮生淡淡说道,就上楼去了。


罗浮生推门进去的时候就看见井然一杯接一杯地灌自己,罗浮生夺下杯,“你这是何苦呢?”


“我一会去发电报,告诉上级取消搭档,帮我打掩护。”


“井然,沈巍说如果不能继续做你的搭档,就去做你的影子。”


“他,他,我不值得的。”井然叹了口气。影子,黑夜里的替死鬼,他真的不值得沈巍这么做,但他知道沈巍做的出来这件事。


“别叹气了,新任务,营救一个孩子,父母都被抓了,孩子现在在医院受了点伤,周围有76号的人,营救时间是后天,救出来后直接送上船,船上有人接应。”


“好,明天我去通知沈巍,顺便一起商量一下营救计划。”


“人我给你找来了,估计马上就到了。”


“浮生,你.....”井然还没说完就听到了规矩的敲门声。


罗浮生过去开了门,笑道“刚提到沈教授,您就来了,行了,你们俩商量吧,我去泡壶茶。”


“你....”两人默契地开口。


“井然,你先说吧。”


“对不起,我....”


沈巍打断了他,“如果要是说对不起就算了吧,你总是为别人想那么多,然后自己躲起来舔伤口。”


“小巍,谢谢你,一直在我身边。”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商量一下后天的营救计划吧。”


计划就只是计划,谁也不知道真正执行的时候会遇到什么。夜已深,井然又喝了酒,二人只好在美高美住下。


 


第二日,井然开车送沈巍去上班,然后才去上班。


刚到办公室就被汪先生的助理叫走了,说什么汪先生等很久了。井然回想了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应该是毫无破绽的,那汪先生究竟要做什么呢?


“井然,你最近是不是和沈巍走的很近?”


“嗯,我们算是同学,怎么了?”


“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


“档案里都有的事也就不需要我汇报了吧。”


“从你嘴里知道那是不一样的。”汪先生顿了顿,“帮我个忙,请他来做事。”


“这事不应该找沈司长吗?”


“老沈要是能搞定,我还能找你吗?用用美男计,把人请过来。”


“沈司长都搞不定,我行吗?”


“老沈和他有矛盾,你不一样啊,去试试,成了给你涨工资啊!”


“这不是钱的事。”


“好好好,我多给你点假期,小祖宗帮帮忙啊。”


“就这么说定了,不成功可不是我的责任。”


“好好好,去吧去吧。”


 


井然简单查探了一下同仁医院周边的情况,以确保明天的任务顺利。对于汪先生的话,他仔细想了想,找沈巍做事,是为了生化武器的研究吧,这事还得从长计议。能打进敌人内部是好事,但若是他简简单单就把他找来了,他们俩都会被怀疑,一切还要计划一番。


第二天的任务完成情况还算顺利,井然把孩子交给罗浮生的时候在想,今天任务完成的过于顺利了,难道是准备了后手?


当他离开那条街的时候他发现了藏在暗处的人,来不及躲闪,一颗子弹奔着他来了,井然做好了准备,却被人推开了,是沈巍替他受了那一枪。


井然赶紧掏枪,向那人开枪,却也无法,让那人逃了。井然也没有恋战,抱着沈巍上车,直奔医院。


手术进行了两个小时,“这一枪打在了肩膀,还好没有伤到要害,手术还算成功,估计最晚明早人就能醒,井先生放心吧。”院长看出了井然和平时不一样,知道这人对他有多重要,也没耽搁立刻手术,好在人没事。


“谢谢院长了。”井然终于松了一口气,还好你没事.....“您休息,我去病房陪着。”送院长回了办公室,井然就往沈巍的病房走去。


“井先生,我儿怎么样了?”沈父闻讯赶来。


“沈司长,对不起,令郎帮我挡了一枪,他这的一切都由我来照顾,请您放心。”井然给沈父鞠了一躬,虽说他们父子不和,但这是应尽的礼数。


“这孩子同你交好,不过井先生应该查一查为什么出了这样的事,以后出门多带几个人也好。”沈父倒没多为难井然。


“井然,没事吧。”汪先生也赶到了。


井然又讲了一遍事情的经过,汪先生感谢沈父教出了。这么好的儿子,也表示了不方便多打扰,等沈巍醒了再来看望,让井然先把衣服换掉再回来照顾沈巍。


“今天医院也出事了。”汪先生在车上先开了口。


“怪不得你来的这么快。”


“最近他们很猖狂,你注意点,这事我会好好查查的。”


“这几天我先请假了。”


“好好照顾人家,美男计用的不错,枪子都帮你挡了,还怕他不过来工作?”


井然没再说话,到了住处就立刻回去换了身衣服,收拾收拾去了医院。


 


-----------------------------------------------------


耽误很久了😂

本来想搞福利,但我一条评论都没有,那就算了,掉粉就掉吧,继续佛系🙃


佛系阿南不放tag随缘可见
这大概是个点梗福利
如果糊了就糊了
没想到我这么佛系也会有人喜欢还认识了很多朋友
趁着现在事还不多
评论区留下你的想法
我抽一个能写的
谢谢泥萌

【井巍】家国天下终抵不过你

Part.4


🍊没有逻辑,没有历史依据,看个热闹就好



“浮生,你先回去,我们去更换一下密码本。”井然提议道。

罗浮生点点头,把空间留给他们俩,就按原路返回了,井然的意思他明白,他如果在这呆的时间过长,势必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在最危险的地方求生存,他们做的还远远不够。

“新密码本在哪?”沈巍扶了扶眼镜,神色严肃地问道。

一遇到正事沈巍就会这样,严谨正式,若不是生得好看,他还会有那么多学生嘛?井然想着。其实他自己不也是这样,轻重缓急分得极清楚,要不然能一得到消息就立刻回国,若不是沈巍忘记带东西折返,他们连一个像样的告别都不会有。

容不得井然想太多,正事毕竟更重要一些,他们这些特工若是在后方多努力一分,前线的将士们就多了一分生的希望。

“都准备好了,跟我来。”井然带路,将沈巍带到四道门中的一道。

没走多一会就到了,里面很简陋,但设施齐全。

“十分钟?”

“好。”沈巍戴上白手套就准备工作了。

井然没有出去,就在那看着他,长短不一的滴滴声,掩盖住的是谁的心跳过快。重逢的喜悦还没有诉说尽,这么久未见的思念只能深深埋在心底吧。

没到十分钟,沈巍就处理完了密码本更换的任务。

井然松了一口气,笑道“果然和小巍你的配合是最舒服的。”

“井先生的意思是,以前还有很多搭档了?”沈巍并没有过多纠缠,把屋子恢复了原样,就要往外走去。

“沈巍,我.....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是我唯一的搭档,你要是不满意可以把我换掉的。”井然的一双大眼里含着水光,好像沈巍说出换掉,他就立刻能哭出来一样。“我知道,一直都是我不好,但我不能拖累你,小巍,你应该有更好的人生。”

“我选择了给你解围开始,就注定我们会纠缠不清了。”沈巍停了几秒,“井然,我们是搭档,别推开我,永远也别推开我,生死与共。”沈巍说完就率先出了这道门。

“生死与共,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们都会选择让对方生吧。”井然小声嘀咕道。

处理完这一切,也不过十一点半,井然本来说要带沈巍去一道,昨天是确认搭档,今天叙叙旧,沈巍以要整理资料为由拒绝了。井然知道他心里不舒服,也没勉强,说要送沈巍回去,也被拒绝了。井然又不好强行把人塞到车里,只好随他去了,但自己心里却烦躁的不行,只好回去找罗浮生买醉。

“你说你这是何苦呢,喜欢就告诉他呗,有事情就一起面对。”

“你敢告诉沈夜你喜欢他吗,浮生,我们俩就别五十步笑百步了。”

“做我们这行的,就只能把爱意埋在心底了。”

“就算不做我们这行,这世道下,我们的爱情也不可能公之于众啊。他们是沈家人,他们应该有更好的选择,不是吗?”

“井然,这杯敬我们自己和我们说不出口的爱情。”

井然和罗浮生都不能真的喝醉,何况井然他还越喝越清醒。这次买醉就是验证了诗仙说的没错,“举杯消愁愁更愁”,事情永远不能通过买醉来解决。

沈巍自己回了住处,一下午的时间基本上什么也没做成,他们是不被理解的,但这不应该作为不敢说出口的理由。在法国的时候,他不敢说出口,他怕井然只是认为他想玩玩,他在努力改变自己,他想有一天井然会接受他的,可他却回国了。他以为他们就此错过,却没想到井然选择的搭档是他,明明离得那么近,却好像又那么远。

 

 

周一如约而至,沈巍开始在实验室忙活,早晨还遇到了何开心,心情或许没有昨天那么糟糕,毕竟每一天都是新的,都要有新的开始。

井然那边就不是那么顺利了,一大早汪先生的助理就来请他过去,说有事情找他。

“去给井先生准备一杯蓝山咖啡。”汪先生安排道,“井然你稍等我一下,我这份文件马上处理完。”

井然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他能猜到为什么汪先生找他,生性多疑,肯定有很多想问的,他越是表现得急躁越是有问题,像平时一样清冷就好。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汪先生的声音才传来,“等久了吧,今天文件有点多。”

“不久。”

“是不是有人说你坏话了?”

“说什么?”井然要是突然变了,才会让人怀疑。

汪先生也不傻,“这帮崽子就应该好好教训!”

井然没接话,抿了口咖啡,这些事他从没在乎过,只希望他最重要的两个人别误会他就好。

“你这个周末跟沈家新回来的儿子走得挺近啊。”

果然该来的躲不掉,“嗯。”

“我让你和老沈走得近一点,你连人家儿子都没放过,听说他也是从法国回来的,你们认识?”

井然昂了一声,“关于我的事,档案里不是都有吗?”

“那不一样,井然啊,你这个性子谁能受得了?”

“这就不是老汪你该担心的了,怎么还想帮我介绍一个?”

“你啊你啊,有合适的也不见得你去看看,还让我介绍?唯一见的那个你还把人家小姑娘吓跑了,让我说点什么好。”

“行了,没事我就回去了,一会吃午饭了。”

汪先生摆摆手,井然就出去了。

和一群狼在一起共事难,更何况人家还不信任你。

 

 

和沈巍有个几天没见了,井然接到了搭档在一起的第一个任务——在香港刺杀日本高官。这个任务并不难,他也并不需要沈巍的配合,一个人就能搞定,正好他要替沈巍的父亲去香港看一批黄花梨家具,有了这个理由做掩护,更是方便。所以一开始在接受这个任务时井然就没打算告诉沈巍,井然和罗浮生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沈巍去香港是校长临时派给他的任务,一些实验器械在香港运不进来,他被选为校方代表去交涉这一问题,确保后续实验的正常进行。

井然执行刺杀任务的对象居住的酒店和沈巍住的是同一个,刺杀时间是早晨,这位日本高官即将踏上回日本的飞机,他的手上有太多无辜中国人的命,他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当枪响的时候沈巍立刻警觉,在窗边掀开窗帘的一角,他本以为是哪位爱国志士,毕竟这位日本高官人人得而诛之,可看第一眼他就觉得是井然,按理来说他不应该在这啊,但是万一就是呢,沈巍想着制造些混乱帮助他一下。

井然刚整理好东西下楼,就被人扯住了。“没想到,我真的没看错。”

“小巍,你怎么在这?”

“这话应该是我问井先生吧,背着我执行任务?”

“这不安全,换个地方说。”井然带着沈巍去了两条街外的咖啡馆。

“Waiter,两杯美式。”井然安排道,“不知道这家店的美式是不是和以前我们在法国喝的一样,回来之后到每个地方我都会尝美式,但味道都不对。”

“井然,现在不是咖啡的问题,你有把我当成你的搭档吗?”沈巍皱着眉头。

“小巍,别皱眉,我以为我可以自己完成这次的任务。”

“你以为?你以为,也应该和我商量一下吧,若是失败了,被捕了,你让我怎么办?井然你想过吗?”沈巍重重地砸了一下桌子。

“对不起,我....”井然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我可担不起井先生这一句对不起,既然不想让我知道,要我这个搭档有什么用,就此解散吧,井然,我累了。”

井然没说话,他不知道到底该不该挽留沈巍。

“井然,我小心翼翼地喜欢着你,我怕,你会觉得我不认真,我怕,伤了你的心,可你呢,明明知道我的心意,在跟我玩欲擒故纵的戏码?”

“是,能让你沈大少爷看上,是我的荣幸,我的计划里从来没有你,选你做我的搭档不过是因为你的父亲罢了,这是我的真心话,你满意了!”

沈巍笑了,“终于肯说实话了吗,在上级重新做决定之前,我还是你的搭档,调令一下来,我会立刻离开,从此桥归桥路归路,井然我不欠你的!”沈巍说完就离开了咖啡馆。

井然红着眼眶,喝了一口咖啡,真的好苦。沈巍,如果这样能改变我们的结局,我愿意让你活下去。井然真的怕了,若不是沈巍今天帮他制造了那场混乱,可能他已经被捕了,他从未惧怕死亡,他怕的只有沈巍出事,如果他没有选择沈巍,是不是他还在法国做他的教授,和沈夜一起幸福的生活。希望他还能让一切回到正规上去,这是他最后能做的了。

沈巍出来就有些后悔,他觉得井然在骗他,眼神是骗不了人的,井然一直不敢看他,他一定很难受,如果井然觉得推开自己能好受一些,他愿意做井然的影子,替他做最困难的任务。



-------------------------------------------------------------

可能我的想法并不完全贴近人物性格,乱世中他们想让对方更好,殊不知在一起会更好,慢慢来。

【井巍】家国天下终抵不过你

Part.3 美高美


🍊没有逻辑,没有历史依据,看个热闹就好


井然的性子一直没变过,遇到与沈巍有关的事不仅守时还总是提前,9点半刚过,井然就出现在了沈巍家门口。不过发现井然的不是沈巍而是在院子里浇花的菊姨。

“井先生,您来找少爷吗?”

“菊姨,还麻烦您帮我进去告诉他一声。”

“那您坐一会喝点茶,我进去告诉少爷。”菊姨指了指不远处的桌子,就进屋了。

井然走过去,那张桌子是他特意准备的,坐在那里可以看到整个前院,而且那里的自然光也很舒服。和法国的房子不同的就是,桌子旁边本该还有个秋千的。

休息的时候,井然喜欢坐在秋千上看着沈巍忙自己的事,偶尔井然也会给他画张速写。井然轻摇了摇头,速写本他都没带着回国,说好了放下,他又有什么资格再回忆。

“少爷,井先生来了,在院子里等您。”菊姨上楼敲了敲书房的门,并未进入在门口对沈巍说道。

“菊姨,您认识他?”沈巍站起来先看了看窗外坐着的井然,打开书房的门,问道。

“是啊,他和老爷一起工作,去过家里几次。”菊姨顿了顿,“对了,您这房子还是井先生设计的呢。”

“菊姨您忙吧,我这就下楼,今天午饭不用准备了。”

菊姨应了一声,就下楼继续干活去了。

井然坐在那喝了一杯茶,沈巍怎么还没下来?微皱了一下眉头,就听见,“等很久了吧,对不起,刚刚耽误了一会。”井然一偏头就看见出现在门口的沈巍,他今天没有穿西装三件套而是穿了风衣。

人好看穿什么都好看,井然笑了笑,“也没有很久,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情,就是带你去我们的阵地转转。”

其实,沈巍是有意让井然等着的,他在赌,赌井然还在不在意他,如果是随随便便一个人,井然早就头也不回的走了,还能坐在这非常有耐心的等上一盏茶的时间?沈巍刚刚一直在楼上看着井然,他手指敲桌子的小动作,还有他扎起来的小啾啾....或许回来之后可以再进一步呢,沈巍想。

“开车过来的?”沈巍看到门口的车问道。

“嗯,我们的阵地在城北,要不然就走过去了。”井然也很享受他们一起走路的日子。

“那你也住在城北吗?”沈家在城北,如果你住那的话,我可以考虑回去住的。

“没有,我一般住办公室或者酒店,那里只住过几次。”井然顿了顿,“房子是上级准备的,很安全。”

没再纠结下去,他们上了车。

“给上级发电报也是在城北?”

“你回来之前电台只是偶尔运作,下次任务之前我会更换一次密码本,确保安全。”

两人相对无言,却也在享受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小巍,你还有机会后悔,成为我的搭档,很危险,前路有什么,会遇到什么我都无法保证。”但我会努力护你周全的。

“井然,我从不后悔。”不管是遇见你,还是回来做你的搭档。

井然平稳地把车停在了美高美的门口。

“美高美?我们的阵地?”沈巍皱了皱眉,有点不敢相信,这个地方他可不喜欢。

还记得上一次在法国沈巍被迫参加了留学生们在舞厅举办的party,他就喝了一杯果酒,要不是井然恰好来了,他就有很大可能失 身了。这可不是个很好的回忆,沈巍揉了揉太阳穴。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况且这只是个掩护。”井然笑了,他也知道沈巍多抗拒这种地方,但是这不是他选的,他只能努力把他们的地方设计的让沈巍满意。

“你是不是总过来?”既然无法避免,沈巍只能选择接受。

“嗯,这是需要。美高美白天算是俱乐部性质,之前和汪先生他们来过,你放心我只有躲不掉的才会过来。晚上就是酒吧,为了掩人耳目基本上每周都会来几次。”井然略带委屈地解释道。

“井然,你并不需要跟我解释这些的。”沈巍率先进入了美高美的大门,虽然嘴上说着这样的话,但井然没看到的是沈巍嘴角的笑容。

“呦,这位先生好像有些脸生啊,第一次来我们美高美嘛~”门口的小姐身上的脂粉味让沈巍皱了眉头。

“莉莉,放开我的客人。”井然恰到好处的解围让沈巍松了口气。

“原来是井先生的客人啊,今天还是老样子嘛?”莉莉问道。

“再加一壶雨前龙井吧。”井然贴着莉莉告诉他“我的朋友一杯倒以后他来也记得给他上一壶茶。”莉莉嗲声回答,知道了,井先生可真贴心。

“你个小妖精,对了,你们老板今天在吗?”沈巍离着他们两步远,他有点吃醋,和一个舞女都这么亲近!

“老板在呢,一会我让他把茶给您送过去吧。”

井然比了个OK的手势就带着沈巍上楼了。

“老板也是?”沈巍问。井然点点头,没回答,隔墙有耳他们都懂,所以点到为止就好了。井然走在前面给沈巍带路,直到拐上了三楼。

“沈巍你刚刚不太对劲。”刚进门井然就问他。

“我?”沈巍怎么好意思说出口为什么不对劲,“我....我一直都不习惯这些的,你知道。”想了几秒钟,就这个理由最合理了,沈巍想着。

“好好好,但是对不起还是要你习惯来这。”井然顿了顿,打趣道,“不过沈先生会不会有一天怪我把他儿子变成了纨绔子弟啊。”

“我要是变坏了就让父亲来找你,不过听说我的房子是你设计的,我父亲也一定是愿意让我和你这个新贵走的近一点吧。”

沈巍刚说完,就听见了敲门声。

“井然,两天没来了,听莉莉说你带了个人啊。”还没见到人就先听到了声音。

“沈夜?”罗浮生有点诧异,定睛一看,“你是沈夜的大哥?”罗浮生把托盘放下问道。

“你们认识?”井然了站起来,然后问道。

沈巍也站了起来,伸出手,“你好,沈巍,代号黑袍。当初在东江多亏了罗先生照顾家弟。”

“罗浮生,代号玉面阎罗。”罗浮生回握住沈巍的手,一下就放开了。“沈夜他现在好吗?”

“他在法国一切都好。”

“好了,先坐下再说。”井然给沈巍倒了杯茶,然后给自己和罗浮生各倒了一杯威士忌。

沈巍夺下了酒杯,“一大早就喝酒?井然你的胃本来就不好,回国之前你不是答应我好好照顾自己嘛?就是这么照顾的?”沈巍有点生气。

“对不起,我,我不是每天都这样的。”井然的解释好像反而让沈巍更生气了,一把拿起茶杯,猛灌了一口,一下子被烫到了。

“浮生,拿杯温水来!”井然立马过去,“沈巍,你张嘴让我看看烫没烫坏?”

沈巍缓了一会,已经好一点了,“我没那么娇气,没事的。”

“水来了。”罗浮生很快就回来了。“你们俩!今天我买的生煎都吃不进去了,被你们俩喂饱了!”

沈巍刚喝进去的一口水差点喷出来,只好慢慢把水咽下去,井然给他顺着气。

“好了,我们上去看看阵地。”井然看沈巍缓过来了,就站起身来。

谁又能想到一个普通包间居然还有道暗门呢?不过若不是有人带着,沈巍也不会知道这道门居然在包房里面的床上。

“是之前就有的?”沈巍问。

“没有,重新装修过,井然设计的。”罗浮生在后面答道。

上了楼梯,打开暗门,到了一间更宽阔的房间,这里的家具都是纯中国风的木材,简单大气,窗台上的绿植都是沈巍之前在法国种过的。沈巍站在窗口往外看,就看到了后院的葡萄架,“这也是你种的?”

“是罗浮生。”

“是因为面面吧,我也是因为他才喜欢到哪都会种葡萄的。”

罗浮生点点头。

“这里我确实很喜欢,不过应该还有有一道门吧,门的那边是浮生的办公室,浮生,我这么叫可以吧?”沈巍问道。

“当然可以,井然你赢了,这周你的消费都算我的。”罗浮生笑笑,“果然还是你了解他。”

“那道门在这。”井然站在那指给沈巍。沈巍才看明白,这里面的两道暗门是对称的,总共是四道门,两道是装饰?不可能,一定还有问题。

“剩下这两道门,其中有一道背后是发电报的地方吧,至于另一道应该是可以出去的一条密道。”沈巍大胆猜测。

“果然知我者,沈巍也。”井然笑了,当初他还给罗浮生解释了半天,没想到沈巍全都猜到了。


———————————————————


本来以为考完科二我就可以好好更新的,对不起耽误了很久,剧情进展依旧很慢,这次也更的不多,晚上好好看哥哥,我已经准备好尖叫了!!!争取每天好好码字!


请个假吧
我以为我可以日更的
最近的科二很上头
附上学校的云彩
恢复更新的时间是24号

【井巍】家国天下终抵不过你

Part.2 回忆

🍊没有逻辑,没有历史依据,看个热闹就好

菜上齐之后二人就基本上没了交流,食不言是他们俩吃饭时一直惯有的状态,只是偶尔用公筷给对方夹菜,井然会说上两句,“这个菜和你当初描述的一样,但我觉得没你做出来的好吃。”

沈巍才会笑着回上一句“那一定是他们家更正宗。”一道的味道还如七年前一般,他们俩在法国的时候实在想念中国菜了,会自己开火。

都说君子远庖厨,但念的紧了只好自己动手了。虽然食材和调料和中国是不一样的,但沈巍做出来味道倒还合心意,井然很是喜欢。

饭吃得还算顺利,接下来就要谈谈这次的任务了,“我们出去走走吧,消消食。”井然说道。招招手找来服务员结账,沈巍想结账被井然拒绝了,说什么虽然这是到了龙城,但好歹我是你的井先生,哪有让你结账的道理。沈巍只是笑笑,井然的小心思他又怎么不懂。

二人结了帐,一起往城南方向走去,边走边说起来往事,“以前吃了饭,都是我拉着你出去走走,大设计师第一次主动说要走走啊。”沈巍见井然一直没开口,就主动说了起来。

“沈巍,新政府的设计顾问是我,当初离开法国,直接回了龙城,就接手了这个任务。”井然并未接刚刚的话,自顾自说起了自己的过往。

沈巍知道他这是在跟自己解释,解释为什么回国,但他也有自己的疑问,“你什么时候认识汪先生的?”

“去法国之前,我救过他的命,回国是我主动向组织要求的,因为只有我好打入敌人内部。”井然顿了顿,“还好他没有多怀疑,只当我是走投无路了,毕竟一个穷留学生有什么好图谋的,作为新贵就接手了新政府大楼的设计,当然现在在新政府和76号也有交道。”

沈巍想握住走在前面井然的手,想和他说他会一直陪着他战斗,但他现在有什么资格呢,他只是他的一个学生,若不是有沈家的关系,回来的估计也不是他吧,他在期待什么呢。

“为什么选我?”沈巍还是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因为你是沈巍。”我不想自己一个人孤军奋战了,小巍,井然在心里添上了一句。“你父亲是新政府的高官,有些事你做更方便些。”说完这句话,井然停下来回头看着沈巍,早晚你会回到这片土地,我能做的以上级的身份就是暗中守护你。

“好,我知道了,我会配合你完成任务。”沈巍扶了扶眼镜,低下了头,不敢看他那双深情的眼睛,只是做任务,不需要添什么情感了。

“小巍,我们,”井然看着他,重新开始吧这五个字愣生生吞了下去,国之将倾,他算什么,他的感情又算什么。“我们明天去看看我们的阵地吧,那个地方你一定会喜欢的。”

沈巍本就呆萌地看着井然,以为他要说些什么,听到了后面的话,沈巍笑了,还能从井然嘴里听到什么呢。“好,明天我去哪找你?”

“明天我去接你,上午十点在家等我吧,走吧送你回家。”看到沈巍点了点头,井然就往前走去。

“井然你回家吧,我自己能回去的,天色晚了。”沈巍在后面说道。

“你刚刚点头了,而且你知道我性子的。”井然停顿了一下,听到沈巍的脚步声,才继续往前走去。

“井然,你这么固执,以后师母怎么能受得了。”沈巍本意是试探,也没打算要井然回答。

但井然居然在最后到他家门口时,回了他一句,“我会找个像小巍一样听话的。”

沈巍的耳垂顿时就红了,夜幕给他了最好的掩盖。“我回去了,下次我再向你讨杯茶喝。”

不等沈巍再有反应,井然就走了,“井然,你路上小心。”沈巍在后面喊道。

目送着他,直到看不见了人影,沈巍才进了屋。井然你不说,我不会逼你,你要做什么,我陪着你做你想做的,你想要普通的师生关系也可以,只要都活着,乱世之中,求得一方平安最难得。

今晚,是不是只有他们两个失眠了呢?

————————————————————

“黑鹰先生,今天sunshine和黑袍成功接头了。”黑夜中暗影汇报着。

“该通知给sunshine的都通知了吗?”黑鹰问道。

“您放心都通知到了。”暗影顿了顿,“还有,夜尊已经秘密回国了,他的据点是城东那家照相馆,提前安排好的。”

“他的任务告诉他了吧。”黑鹰敲着桌子。

“您放心都告诉了。”

黑鹰挥了挥手,暗影就离开了。黑鹰揉着太阳穴,希望我的所做的一切你们都会理解。

————————————————————

沈巍躺在床上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他检查了整栋房子老头子并没有留下什么监听痕迹,这里应该算安全的,学校应该没那么复杂,好好做实验讲课,给国家培养出一批人才也是他应该做的。至于井然如何知道他的住处,同在新政府,应该不难知道,没准老头子找到井然帮他还原房子,这也就是为什么井然的小心思一点都没出现的原因吧,想到这,沈巍笑了,井然你难道是想跟我创造新的回忆?若我不肯了呢?

井然回到住处也在想他今天的所作所为,提前去了半个小时就为了等着沈巍,而不是让沈巍等他,他那些略带深意的话,沈巍会不会多想,他为什么要说那些,可是就是忍不住,在法国就没忍住,他不是sunshine,沈巍才是他的sunshine,给他救赎,却又被他拖下水,他是不是很没用,可是沈巍选择了组织就一定会被安排回国,他能做的就是把他放在身边保护他了。沈巍,你永远是不一样的那个,在法国如此,回来也如此。

他们俩本不该有交集的,沈巍的家世是井然最讨厌的富家子弟,尽管没见过本人,他还是对这个学习成绩名列前茅的人有些不满。井然平时勤工俭学,他的教授心疼他总去做一些伤手的工作,就安排他去带留学生的美术课,工资申请得很高,足够他留学生活。第一堂课沈巍就引起了他的注意,这批留学生一部分是富家子弟,他们瞧不起井然,总是在捣乱,而沈巍就是那个帮他维持秩序的人,“都别吵了,不愿意学的都出去,再打扰井先生上课的人就是跟我沈某过不去。”沈巍的声音不大,但却很有威慑力,那些孩子也就不敢再造次了。下课后沈巍没有急着离开,等所有人都走了,他跟井然说,“井先生,他们不是有意的,请您不要介意,您的课讲得很好,下次再见。”

初遇那天阳光明媚,沈巍就像一束光,就这样照进了井然的生活。沈巍从未提过他的家世,出去也都是AA制,没有给井然任何负担,在法国的那几年,是井然最开心的时刻,可他知道他还有任务,他不能再拖累沈巍了,可是现在好像还是他拖累了沈巍。

井然很久没有失眠过了,自从和沈巍成了朋友,一起讨论时事,讨论古往今来,讨论中国的美食,探索法国的美景,他们一起做过很多事,井然也再没了噩梦连连。今天应该是他想的多了吧,明天就要和沈巍一起共同战斗了,他们可以重新开始,一切都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的。

————————————————————

写了章半回忆的文,剧情真的很慢热,相爱却不肯说出口,清水甜文,过程曲折....

【井巍】家国天下终抵不过你

Part.1 重逢

 
 
龙城的温度还和七年前离开那天一样,一如他们的初遇,明媚又温暖。龙城看似平静的外表下却是波涛汹涌,否则沈巍也不会在这个时候临危受命,回到故土。

沈巍下了飞机并没有直接回沈公馆,他已经提前联系好了龙城大学。沈巍并不想回家,那里冰冷没有温度,家里唯一让他牵挂的人儿也已经有了新的生活,回不回去也就不是很重要了。

沈巍拦下了一辆黄包车,报上地名,就闭目养神了,他需要思考目前的局势和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沈巍,你回国吧,祖国需要你,回到你最熟悉的龙城,和你的上级配合完成任务。”这是回国前两个月,上级派给他的任务。至于他的新上级,他还不知道是谁,只知道sunshine这一代号,希望别是他,沈巍暗暗祈祷。

“先生,龙大到了。”沈巍付了车钱,在门口驻足了一会,若是没有答应父亲的条件,他是不是就不会遇到这么多事,也不可能遇到他。可是人生没有如果,只能不断向前走。

沈巍刚要踏入校门,一个声音响起,“您好,您需要帮助吗?”一个男人上前来搭讪,“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是教心理学的老师——何开心”看着沈巍一脸疑惑,解释道。

“何老师,您好,我是回来任教的沈巍。”沈巍把行李放下伸出手,何开心轻轻握住,又很快放下。

“您是生物工程的沈教授吧,校长前几天开会还说到您呢,我带您去校长室。”何开心没想到眼前这么年轻的男人就是留学归来的生物工程著名教授。

何开心一直没想明白沈巍在国际上出名,有了那么好的前途,他为什么选择回国,为国家建设贡献力量?反正这些也不应该是他该考虑的事,上好他的课就好了。

“那就麻烦何老师了。”沈巍微微点头。何开心提出帮沈巍拿行李被沈巍拒绝了,何开心只好认真带路,一路上也为他讲解路过的各个地点,沈巍认真听着。
 
走了大概十分钟,一栋白色独栋小楼出现在眼前,“这就是行政楼了,校长办公室在3楼,我就不上去了,还有课,沈教授回见。”还没等沈巍说句谢谢,何开心就挥挥手走了,沈巍只好目送着何开心离开。

直到看不见人影,沈巍才扶了扶眼镜,走上楼梯,到了三楼,一打眼就看到了校长室。沈巍整理了一下衣服,轻轻敲了敲门。

听到请进,沈巍才推开门进去,“小巍啊,你可回来了。”校长一打眼看到沈巍站了起来,走过去伸出手。

沈巍还有点疑惑这位是谁,却不好下了他的面子只好放下行李伸出手。

校长也没过多为难,或许也是看出了沈巍的尴尬,拍了拍他的肩膀,解释道“我是沈家旁系,沈曦,按辈分算你的表叔。”

“在学校还是叫您校长好了,所以沈家也入股了龙大?”沈巍不是很喜欢家族的那些东西,但有些事情是躲避不了。

“是,我们坐下说。”沈曦指了指那边的沙发,先去倒了两杯水,然后和沈巍坐了下来详细地谈谈入职的事。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薪资待遇肯定是不如法国,这个沈巍也不是很在意,毕竟回来是为了任务。 

住处是校长提前安排好的,这也是沈巍提出来的要求,毕竟不管是做任务还是讲课回家还是不大方便的。

校长让助理带着沈巍先去住处安顿一下,正好赶上周末,休息两天然后周一开始正式上班,先去实验室适应几天再授课。

沈巍的住处被安排在离学校两条街的地方,没有学校那边的嘈杂,不过隔着两条街就是闹市,这倒有几分闹中取静的隐者味道。

三层高的独栋小楼,看样子不像普通教师住的地方。沈家旁系,这房子应该老头子安排的吧,沈巍看着这地方冷笑,没给他安排佣人,倒不像老头子的性子。

门口有辆车停着,沈巍终于知道为什么老头子没去堵人了,原来是在这等着他了。

“沈教授,这就到了,要是没有别的事我就先回学校了,这是钥匙您收好。”助理把人带到,也没带他进屋,直接给了钥匙交代了各项事宜。
 
“麻烦你了,刚到这也没有热茶招待,下次有机会补上。”沈巍送人离开了院子。

“回来了也不知道回家!”沈父从屋里出来,“这是翅膀硬了,不要沈家了?”

“父亲。”沈巍毕恭毕敬却又带着几分嘲讽,“怕回家打扰您,毕竟新政府的高官,也不知道家里是不是有了别姓。”

“小夜我接回来了,也送去了法国,你有什么不满?这么你们俩的多年吃穿用度我也一样不少,你就一直跟我这样?”沈父有些生气,“至于我的政治立场与你无关,好好做好你的学问,做好中国人!”

“这就不劳父亲担忧了。”沈巍不想再谈下去了,面前的人是他的父亲,曾有一段时间他们的关系不是这样的,但是后来,好像小夜送走了之后就一直没好过,沈巍拼命努力挣脱枷锁,却好像一下子又回到了原点,庆幸的是现在沈夜不用他记挂了。

“你在这也不能没人照顾,我安排菊姨每天过来给你做做饭收拾一下屋子,我回去了,下午还有个会要开。”沈父不想过多说什么了,关系是他一手弄成这样的,又怎么能那么快弥补。

“父亲慢走。”良好的家教,让沈巍无法过多指摘他的父亲,他只能做好自己,照顾好小夜,不愧于心。

目送着沈父离开,沈巍终于踏进了他的新住处,这里的一切,和他在法国的居所很像,但是他知道这不是法国,就算再像,也没有那个人的小心思。

菊姨本来在厨房忙活,听见沈巍的声音就出来看看,“大少爷,您回来了。”菊姨有些局促,“饭马上就好,要是小少爷一起回来就更好了。”

“菊姨,好久不见。”沈巍难得露出了笑容,菊姨像母亲般的存在,他和小夜若是没有菊姨的陪伴,可能生活更难一点吧。

“您的卧室在三楼,桌上是新煮的茶,您坐一会我去把菜做完,马上就好。”菊姨笑着回了厨房忙活。

沈巍刚把东西放好,就听见楼下菊姨喊他吃饭,这地方果然和法国的居所一模一样,老头子也算花了心思,可他不知道自己的心思,收拾了一下心情,沈巍下了楼。

“都是些家常小菜,也不知道大少爷还吃不吃的惯。”菊姨摆好菜,先给沈巍盛了一碗汤。“菊姨一起吃吧,您的菜我可是一直惦记着呢。”

沈巍怕菊姨不肯,亲自去厨房拿了一套餐具,给菊姨盛了一碗汤,“少爷,您这,”沈巍打断了她的话,“这就我们两个人,菊姨就当陪陪我,这么多年来您就像母亲一样照顾我和小夜。”

菊姨也不好再说什么就和沈巍一起吃了午饭,吃了饭后菊姨说什么也不肯让沈巍洗碗,就赶他上去睡个午觉。

沈巍也不好再推辞,“对了,菊姨今天晚饭您就不用帮我准备了,我今天晚上约了人。”菊姨应了之后沈巍就上去了。

沈巍在书房整理一下自己拿回来的东西,东西不多,可是回忆却越发清晰,他送的钢笔,他改过的讲义,他的素描本,完全属于自己的东西除了专业课书籍没带回来什么,还有一些书已经提前送到。

倒是随身带的这些那些都跟他有些关系,沈巍笑着整理,也在重新审视这段关系,沈巍在想他的人又在哪呢?今晚的sunshine是你吗?这种莫名的感觉有些强烈。

等到沈巍完全整理完,太阳已经快下山了,约定的时间快到了,如果真是那个人迟到可不会给他好印象,就拿起公文包出了门。

在门口拦下一辆黄包车,报上了一道的名字,就开始打量起周围了,倒也是生活了那么多年的龙城,虽然现在的局势不稳,但大体的路还是没变的。

龙大和他现在住的地方都在法租界倒也安全,法租界在城南,一道在城中,是一家老字号了,其实约在一道这个地方,沈巍更确定了是他,毕竟沈巍总跟他提起一道的菜做的多正宗。

沈家在城北,至于新政府在城东,也算利用原来的旧址改建的,听说还是个很受宠的设计顾问出的图纸。

转眼间一道就到了,沈巍付了车钱,下了车,整理了一下西装,迈着大步进了一道的门。环视了一周,沈巍就看到了他的sunshine,带着笑容,走了过去。

“先生,您这里有人吗?”沈巍在井然对面站定,面带笑容问道,我的阳光你可不要再走丢了。

“抱歉,我这里是有人的,一个叫黑袍的人。”井然站了起来,在沈巍耳边说道。

沈巍笑了笑,坐了下来,“等很久了吧,井先生。”

“等你多久都不久,好久不见,小巍。”井然给沈巍倒了一杯水,“我点了菜,都是你之前提到过的。还有,不是不让你叫我先生了嘛,小巍怎么还是没有记住。”井然调笑着。

“井然,谢谢你还记得,所以这次是你调我回来的?”沈巍喝了口水,问出自己的疑惑。

“是,既然选择了同一条路,我想和你并肩战斗。”井然看着沈巍的眼睛说出了有点模棱两可的话。

沈巍笑了笑,果然不能有太大希望,家国天下终究在他心里更重要些吧。

 
 

————————————————————————————————————————

 
 

首先谢谢你们把我啰啰嗦嗦的第一章读完,这个脑洞想了很久,开始码字到发出来也很久,题目也是直到到这才想好的,依旧是没有大纲的故事,可能故事很大,但心很小只装的下对方,慢热清水剧情,一切慢慢来。

 

深夜表白一波家乡
拿出我的存货
哈哈😏

我在分享生活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回家的心情就很好
连空气都是甜的
温度适宜
很好!